UNADJUSTEDNONRAW_thumb_224

郭襄:下次相见,自当与你杯酒言欢

我爱着我的妻子,十六年来却不能相见,为了她我可以忍受流浪江湖的孤独,放弃死亡的机会。这是怎样一种绝望的守望?用什么样的心志才能坚持下去?

今番良唔,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文/何钟隐

张籍诗曰:恨不相逢未嫁时。

泰戈尔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九夜茴说:一开始你是我的秘密,我怕你知道又怕你不知道,又怕你知道又装作不知道……

读这些句子时我就在想,如果一个人经历以上一种情况便要痛不欲生吧,实难想象有谁拥有这三种经历。

后来读金庸时我读到了郭襄,便知道我已经找到了那个人。今天就来谈一谈郭襄。

哲人有言:人两次生命的诞生,一次是你肉体出生,一次是你灵魂觉醒。我想,对于郭襄来说,十六年前襄阳大战时出生便是肉体出生,而真正灵魂觉醒的地点,便是风陵渡口吧。

我也时常想象前十六年郭襄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应该是和姐姐郭芙一样的锦衣玉食,受万千宠爱,所不同的是,她没有染上郭芙那种刁蛮任性的大小姐脾气。

她可能在某个夕阳西下的傍晚,不经意间看到妈妈依偎在爸爸怀里,平时的母亲威严荡然无存,却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她可能会在某个清晨,看到姐姐郭芙和姐夫耶律齐练剑,明明姐姐输了却还要任性地朝姐夫白眼,而姐夫却一脸的宠溺。

看到这些的小郭襄可能会在某个时刻开始在心里描绘自己未来的那个人,他可能会是像爸爸一样憨厚忠实的大丈夫,也可能会是姐夫耶律齐一样心胸宽阔能包容自己一切小性子的青年才俊。不过这些只能是在十六岁之前出现,因为在她十六岁时她会遇到一个人。这个人打开了她对爱情全新的认知,从此她便沦落在他神深情的眼眸中。

我很多次都在想,如果郭襄在十六岁的时候没有去风陵渡口又会是怎样一副光景,或许不会再见到杨过,又或许见到的是杨过和他的妻子。可事实偏偏是,她去了风陵渡口,见到了杨过,还偏偏只他一个人和一只雕,没有小龙女。

杨过用他的经历向她描述了一件事实,且看原文中是如何说的——

“海边有一位断了臂的相公,带着一头大怪鸟,呆呆的望着海潮,一连数天都是如是。”

神雕侠说道:“我的结发妻子在大海彼岸,不能相见。”

这时候郭襄的爱情世界观算是注入了一种全新的元素——不是你侬我侬,不是我爱你所以包容你,而是“大海彼岸,不能相见”。

很多人认为金庸男主中能当得“情圣”这一称呼的当属杨过,情圣的首要要求便是痴情。我想便是这种痴情才是对郭襄致命的一击。

我爱着我的妻子,十六年来却不能相见,为了她我可以忍受流浪江湖的孤独,放弃死亡的机会。这是怎样一种绝望的守望?用什么样的心志才能坚持下去?

杨过身上所有的这一切都成了迷,郭襄没有见过这种爱情,在她十六年的生命里也没有这样悲伤的人和故事,她看到的大多是“父母式的含情脉脉”和“姐姐和姐夫式的包容宠溺”。看到杨过,她就像是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忽然降临在自己的身边,并迅速占领了自己心里的全部领地,从此郭襄彻底沦落在这种粉丝似的苦苦守候里。

《神雕》中走出来的女配角都带着一种诅咒,“一见杨过误终身”,程陆如是,公孙绿萼如是,郭襄亦如是。这些女孩儿对杨过有着粉丝对于偶像似的疯狂热爱,或终身不嫁,或喋血殒命,都很悲伤。相比而言,郭襄对于杨过的爱更加深沉,更加绝望,更加的义无反顾,为了他可以一跃深潭生死相随,也可以远走江湖浪迹天涯,苦苦追寻不得时大彻大悟归于一盏青灯,一尊古佛。

读《倚天》时读到郭襄出家的那段,郭襄江湖云游寻找杨过的足迹,最后来到峨眉山下,听到路人讲到一个《庄子》中的一则故事,叫“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郭襄听后哈哈大笑,大彻大悟,遁入空门。

我与你的感情便像是那两只涸辙之鱼,危难之时相互帮慰,之后便要相忘于江湖,万万勉强不得。

我想,郭襄和杨过最初的牵连便是那三枚金针,金针用完,他们也不必再相见。三个愿望羁绊住了郭襄的一生:第一个愿望,我想看看你的真实面目;第二个愿望,我要你在十月二十四日去襄阳,陪我说会子话;第三个愿望,我要你好好活着,不管你的妻子是否活着。

这三个愿望中最令她难忘便是襄阳生日宴会,杨过送给她三个礼物,将宴会推上了高潮。我每每读到这都为郭襄叹惋,其实三件礼物,全是送给郭靖黄蓉的见面礼,真正属于郭襄的便是那一场绚丽却异常短暂的烟花和那一句“小妹子,我来得迟了”的问候。

杨过堪称“情圣”,用情之深无与伦比,你可以和陆无双调情,可以领程英脸红心跳,写一句“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还可以亲一亲完颜萍的眼睛,奈何对郭襄如此寡恩薄情?

或许有人会说,那是因为他已经和小龙女结为夫妇,自然不能再去拨弄小姑娘的情思。这便是郭襄的无奈。也有读者曾发问:如果郭襄早生二十年,她可能和杨过在一起吗?

其实这个答案在原著中已经给出,且看原文如何说——

郭襄这时心中想的却是:可惜我迟生了二十年。倘若妈妈先生我,再生姊姊,我学会了师父的龙象般若功和无上瑜珈密乘,在全真教道观外住了下来,自称大龙女,小杨过在全真教中受师父欺侮,逃到我家里,我收留了他教他武功,他慢慢的自会跟我好了。他再遇到小龙女,最多不过拉住她手,给她三枚金针,说道:小妹子,你很可爱,我心里也挺喜欢你。不过我的心已属大龙女了。请你莫怪!你有甚幺事,拿一枚金针来,我一定给你办到。

她们可以在一起,但爱情发生的地点绝不会是在桃花岛,或者是古墓,或者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住着他的姑姑,她们相依为命,最后互托终生。试想一下,凭着杨过古怪的性子,他如何能够低声下气在别人屋檐下过活,又如何能让大小姐郭襄痴迷地爱上他?凭借超高的颜值?凭借他古怪的性子?做梦吧!郭襄爱上的绝不是他的“一见杨过误终身”的超高颜值,也不是那个古里古怪性格敏感自卑的小杨过,他爱的是那个“神雕侠”,那个有着“大哥哥”光芒的大英雄。

所以,不管怎么说,此生此世,郭襄永远不可能和杨过在一起。这便是命运弄人,到最后郭襄也不过得了杨过一句“咱们就此别过”,而这次离别原著上是这样描述的——

却听得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唔,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颠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

都说金庸老先生诗词功底不好,其实不然,这里他引用了一首诗便很好的概括了郭襄此时的心情——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我想,如果郭襄会作诗,她一定会写首诗送给杨过,作为离别时的离殇之曲,然而再美的诗也赛不过李白的这首《秋风词》吧。而这首离殇之曲也和那三枚金针一样无形地伴随了郭襄一生。

什么?嫌诗歌太过晦涩,不明白?那好,就以一首现代歌曲结尾,不一样的歌词,由不同的人传颂,表达的却是一样的感情。如果郭襄有知,她也会为这首词点赞吧——

风决定要走 云怎么挽留

曾经抵死纠缠放空的手

情缘似流水 覆水总难收

我还站在你离开 离开的路口

你既然无心 我也该放手

何必痴痴傻傻纠缠不休

是清深缘浅 留一生遗憾

还是清深缘浅 一辈子怨偶

没有我以后 一个人少喝点酒

窗台外的衣服有没有人来收

以后的以后 你是谁的某某某

若是再见只会 让人更难受

没有你以后 一个人四处旅游

在某时某地交上三两个朋友

以后的以后 我牵着别人衣袖

若是有缘再见 也要学会笑着问候

你既然无心 我也该放手

何必痴痴傻傻纠缠不休

是情深缘浅 留一生遗憾

还是情深缘浅 一辈子怨偶

没有我以后 一个人少喝点酒

窗台外的衣服有没有人来收

以后的以后 你是谁的某某某

若是再见只会 让人更难受

没有你以后 一个人四处旅游

在某时某地交上三两个朋友

以后的以后 我牵着别人衣袖

若是有缘再见 也要学会笑着问候

若是有缘再见 也要学会笑着问候

如果我够勇敢,若是有缘,下次江湖再见,自当与你杯酒言欢——郭襄。

https://www.jianshu.com/p/43df513250bb

轻轻地,你来了,请留下你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