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175.jpg

访三星堆

从前在国家博物馆见到过三星堆出土的铜器。随着近两年来对新发现的祭祀坑的发掘,三星堆持续冲上热搜榜,成为考古热门话题的同时,也不断地获得大众对巴蜀文化和历史的好奇和关注。

今年终于有机会专程前往三星堆,探访这个承载了太多秘密的遗址和博物馆。

三星堆的发现,一改从前世人对商代青铜文明的认知格局,原来除了中原地区以外,同时期巴蜀地区也存在着古老灿烂的青铜文明。三星堆文化缘起何时?为何突然消失?为何历史上几乎没有任何记载?问什么没有文字?是谁创造了这个文明,他们后来又去了哪里?这些奇异的青铜器又代表着什么样的含义?

带着这些疑问,在落地成都后,我前往广汉三星堆。

 

博物馆里老少咸集

三星堆博物馆在四川省广汉市,位于成都北部,是在三星堆遗址公园里建成的比较现代化的博物馆,现在也处于扩建之中。分为青铜馆、综合馆、修复馆三个部分。

 

青铜大立人像

青铜神树(1号)

青铜大立人像和青铜神树都是属于禁止出国展览的一级文物。据推测,青铜大立人应该是象征具有最高等级身份的祭祀人物;而神树更加高大,修复它用了很多年的时间,至今尚有些许残缺。展览馆另有三星堆出土的玉琮、玉璧、象牙等文物,数量众多,令人目不暇接。可以想象,当时三星堆拥有相当高的青铜冶炼和铸造技术,铜器的饕餮纹和众多其它精美纹理反映了商代巴蜀地区的人民拥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平和审美能力。

这些发现也一改从前人们的“古代巴蜀是蛮荒之地”的狭隘观点。原来在商周时期,除中原文明以外,居然存在着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文明。

 

修复馆

正在工作的考古人员

修复馆值得一去。修复馆将工作区与游客区结合在一起,在这里,你能够看到正在工作的考古人员和他们正在研究的文物,实时展现考古工作的进程,让游客切身观察到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的状态。

这里有太多惊喜,激动不已!让人意外的是这次居然看到上个月刚刚出土的青铜神坛,看到工作人员正在修复它,被我老远给认出来了。还有,居然看到今年登上春晚的青铜大面具!以及去年出土的黄金面具!不虚此行。

 

2022年亮相春晚的青铜大面具

修复中的青铜神坛

青铜神坛(CCTV截图)

金面具

黄金大面具

推测大立人手里拿的应该也是这个?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古蜀故事中记载的蜀王蚕丛,是一个双眼突出的人,出土的纵目青铜面具正是反映了对这位开国之君的崇拜;「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大量的象牙和贝壳,经考证居然有的来自于东南亚,那么身处交通如此不便的崇山峻岭中的巴蜀先民是怎样同外界进行贸易的?众多谜团,静待大家去猜解。

 

象牙

三星堆博物馆还有全景投影馆,文创店,遗址公园,敖汉玉器展等。

 

全景投影

六千年前史前人制作的小雕塑

这个敖汉史前玉器精品展也非常有意思,里面展出的都是敖汉旗出土的史前人制作的玉器石器。很难想象,六七千年前这里的人就能制作精美的器件了。

 

 

无论是全景投影,还是遗址公园祭祀台的修建,都在力争还原当时三星堆先民的祭祀盛景,但是这样的文明却突然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几个大型有序掩埋(先是将铜器打碎然后火烧,再一层层掩埋)的祭祀坑,连片刻文字也没有留下,先民的遗骸也没有,这让人忍不住思考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

 

img_6293.jpg

这个不用我介绍了吧?镇馆之宝,实物是相当的大,戴在脸上是不可能的

遗址公园里复原的祭祀台

 

其实前年就想去一直未能成行。虽然行程只有短短四天,且参观博物馆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但我却意外见到了新出土的青铜神坛和亮相央视春晚的大面具,以及黄金面具,可以说是收获颇丰。

三星堆遗址和博物馆拥有数量众多的惊世文物,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三星堆的发掘工作就开始进行,后来中断,再到近两年发现了新的祭祀坑和重启发掘,可以说是惊喜不断:三星堆人用立足陶器来烹煮食物,早就开启了“火锅”时代;遗址目前探明了古城的边界,从前这里存在着大型宫殿;金杖与同时期埃及法老权杖颇为相似,似乎与中亚文明存在某种联系;贝壳和象牙来自于千里之外的东南亚地区,是不是那时已经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中原地区对于三星堆文明没有任何记载,但是青铜器的形制和样式又与同时期商周中原文明出土的文物存在相似性,那么三星堆文明为何突然消失无踪,是被商周或秦朝刻意武力铲除,还是消失于突如其来的某种不可抗的自然灾难?这些发现带来的众多谜团正被考古学家破解中,探究这些问题的结论也许并不会在短时间内呈现在世人面前,相对于过程而言,结果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在探究历史迷云的过程之中,我们不断运用新的技术和更科学的方法,学习新的规律,扩展已有的知识边界,才是最大的收获。

历史很有趣,我们在探寻历史的过程中会学到很多东西。但是我想说的是,寻找全部的真相是徒劳的,因为历史之所以被称为历史,就是因为它不可能重现也不可能被完整复原。我们在学习历史和文化的过程里,寻找规律,以史为鉴,让现在和未来变得更好,这才是最大的意义。

 

后记:自有疫情以来,出行不便,很多计划只能推延。此去成都之时,因为成都有零星疫情,本有计划去成都市区,以及乐山大佛和峨眉山,但都未能成行,只能以后有机会再去。出行前也被警告可能被隔离,其实各地防控政策不一,但只要做好防护,提前了解当地政策,备好相应核酸检测报告,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还是可以成行的。

发布者

Javen

一個喜歡折騰的自由散漫又帶有幽默感的處女座完美型浪漫主義豪放派人士。

《访三星堆》有6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