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tu20201111-023838

2020美國大選的本質

目前的一種共識是,當前的美國社會正處於一種撕裂之中。這種撕裂是若干複雜背景之下的產物,例如經濟收入、外來移民、受教育程度、家庭或歷史環境、宗教信仰、種族歧視等。只是染髮狂魔川普同志的上台使原本就存在的階級對抗變得更加顯性化。實際上,大多數中國人歷來對美國大選並不太關心,哪個黨上台、誰執政跟國人沒什麼關係。空軍一號里誰在睡覺誰在開會,白宮紙牌屋裡誰在烤牛排掛了誰的像,我們路邊攤兒該豆漿油條還是豆漿油條。

但是,近幾年這位蘭花指全球冠軍川普上台後開始明地裡大搞特搞中國,又是貿易戰又是各種抨擊,還成為全球退群俱樂部資深會員,口無遮攔的這位甩鍋老漢可謂是掙足了眼球。既然大選這麼影響對華政策的走向,身為吃瓜群眾的我們當然要圍觀一番。通過這次美國大選,觀察社交媒體上哪些是腦子亂的、哪些是人品差的、哪些是缺乏判斷力的,哪些是客觀公正的、哪些是可靠信息源,這是一個很好的判斷獨立思考能力的機會,尤其是在這樣一個輿論橫流之中。

一、中文社交圈的認知謬誤

其實最初引起我對大選關注的直接因素是看到海外華人圈尤其是海外華人自媒體對於川普的瘋狂迷戀。不論是推特還是油管,這些人對待川普幾乎是完全痴迷和熱烈支持的態度。我注意到這種一邊倒的風向之後,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尤其是海外異見人士近乎將這位極右總統視為領袖級的反華鬥士,在輪媒及其旗下自媒體的輿論影響下吸引了眾多川粉站隊吶喊。這些媒體和川粉將川普同志看作是救星一樣,寄希望於其能團結西方、合縱六國,恨不得立刻乾掉CCP才好,將全部熱情和擁護之情傾注於這位高爾夫第一騷男身上,就差對他齊膝跪地、三呼萬歲了。如此一來,也不難怪,很多華人對川普連任信心滿滿,甚至早就錄好了祝賀川普總統成功連任的視頻自以為是地企圖豪蹭一波流量。

出現這種錯誤的原因之一是,中文媒體圈的封閉式信息流造就的「幸存者偏見」。在擅長編造謠言和小道消息的反華媒體的帶動下,他們誤以為中文世界全都是支持川普的人,那麼川普連任當然合情合理。於是在「回音室效應」下,這些華人選擇性回避英文圈的信息,產生嚴重的認知謬誤。而華人作為邊緣化的群體,擁有合法投票資質的其實很少,並不會對選舉產生實質影響。另一種原因是,上台四年以來,川普的言行確實吸納了不少支持者,至少在他們看來這位特立獨行的共和黨總統卓爾不群地擺脫了民主黨那一套虛偽的政治正確,雷厲風行和說乾就乾的風格讓很多人路人轉粉。但是以上這些異見人士的誤區在於,錯誤地將這位商人總統當作圍堵中國的鬥士。別忘了,這位在上台之前毫無從政經驗的右翼總統在本質上是個商人,商人的目的是賺取最大利益,所以除經濟體制之外,川普對改變中國的其它方面並無能力和興趣。在輪媒等小型媒體和自媒體日益發展壯大的今天,它們的輿論力量已經不容小覷。如果說它們是為了反華而反華去盲目給川普站隊,那麼這不僅是壞心眼的漢奸勾當,而且是愚蠢的無知行為。

以上這些並不是本文的重點。好在美國真正的輿論大權還沒有被這些短視的小自媒體完全侵噬,精英階層所把控的傳統媒體仍然具有主導社會輿論的絕對能力。

385453141686095872

二、美國大選的本質:川普主義與精英主義的對抗

那麼重點來了,美國大選的本質,就是川普主義與精英主義的對抗。

雖說四年前川普的上台具有偶然性,但裡面也有必然性。當時川普的勝選代表了庶民的勝利,是民粹主義的暫時回歸。而當時民主黨內部發生黨爭和分裂,稀釋了選票,以及腐敗催生的反精英體制的浪潮,這些為川普的登台亮相提供了絕佳的機遇。這裡不得不提一句,實際上川普主義的盛行是由左派陣營產出,製造川普主義的不是川普本人,而是民主黨左派陣營自己。就這樣,這位最極端的英裔德裔後代的白人總統,陸續在封堵外來移民、全球退群、美國優先、得罪盟友等問題上出台政策,同時罹患老年網癮,在互聯網上頻繁口無遮攔地發推;保守的觀念贏得了底層白人的信賴,連帶底層華人群體也盲目跟風崇拜,斬獲粉絲無數。問題很快就來了,這位全球最懂新冠專家不僅自己不戴口罩,也錯誤地示範給粉絲們,這就使得不僅自己被確診,也導致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瘟疫中心,至今每天都在持續付出著慘重的代價。抗疫的失敗,加上之前動了精英階層的奶酪,川普的所作所為讓民主黨意識到,只有聯合華爾街精英力量,團結科技巨頭,大家一起來捍衛自身利益才行。

在精英主義者眼裡,利益比什麼都重要。什麼民主燈塔、普世價值,通通都是花瓶。撼動了精英們的利益,當然沒有好果子吃。川普失敗的根本原因就在於深深得罪了精英階層。而在無力的庶民面前,精英的倒戈就會讓這位非專業政客和戰略家敗下陣來。我起初對川普持欣賞態度,脫下虛偽的政治正確外衣,直接說乾就乾,毫不掩飾和偽裝的率真個性,直面內心,加上在外交上的雷厲風行讓我覺得企業家出身的他是一個實幹家。而緊接著他的缺陷就凸顯出來了,過於個人主義,浮躁膚淺,甚至獨斷專行,有強烈的獨裁傾向。不是因為民粹沒有市場,而是這位盎格魯-撒克遜人後裔總統玩得太過火,極右的行為直接標籤化地告訴大眾:我就是西歐裔白人利益至上者,我就是底層白人勢力和利益的前台代表。

於是,民主黨吸取了上次敗選的深刻教訓,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拜登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高舉民主自由普世價值偉大旗幟,聯合媒體巨頭和財閥大佬等精英們大搞輿論攻勢,一舉粉碎川建國同志的連任企圖,成功拿下本屆選舉。美國在這場大選中走向了撕裂。其實拜登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很多人投給拜登不是因為支持拜登,而是因為反對川普。這也是為什麼在爆出拜登兒子醜聞後依然沒有對其支持度產生決定性影響的原因。因為投票給他是由於需要急切地反對懂王川普,所以並不關心拜登兒子做了啥。拜登作為精英的代理人,這位78歲的民主黨人,將會出任美國總統。果然,勝選演說就立刻充分表現了這個老政客的政治正確的表演說辭:勝利不是屬於哪個黨,屬於美國人民;此後不分藍紅,我們都是美國人。一如此前各位總統的勝選演說。選前相互攻擊互爆醜聞恨不得吐口水掐脖子,選後立刻拍拍肩膀說嘿老兄雖然你被我捶下去了但是從現在起別打了咱們都是溫暖的一家人。

365869398_0-4

即便川普不服上訴至最高法,就算查出些許個選舉舞弊案例,也不能扭轉乾坤,扳回敗局。情況早已不是二十年前的戈爾和小布什簡單情況:戈爾在佛州以微弱的優勢領先並宣佈當選,小布什上訴最高法後經過判決扭轉敗局,出任美國總統。現今川普多個州都輸給了拜登,即便存在作弊實錘,也是數量微小的票數,民主黨沒有能力在多個州同時進行大規模的選舉作假,川普上訴難以左右大局;而一個一個州去打官司,曠日持久且全部翻盤的可能性極小。可以預想的結局是,川普敗訴或者放棄上訴,重新計票仍然敗選(中間會經歷抗議甚至騷亂),最高法維持州法院的有利於拜登的判決(駁回不利於拜登的判決),且裁定選舉人票數合法有效且禁止再次點票,最終拜登會如願以償出任第46屆美國總統。

三、左派「政治正確」的陷阱

順理成章,民主黨將繼續光鮮亮麗地扮演規規矩矩的政治正確的代理集團,由拜登出任集團CEO,帶領國家從精緻的溫和精英主義邁向極端化的精英主義。帶有非經濟人非理性思維的人們不再有價值中立的觀念,人人渴望成為精英然後分一杯羹,嘴裡卻大喊自由民主,表裡不一且內心虛偽,能說會道卻背後放炮。一方面科技巨頭對下層人民降維打擊,媒體寡頭主宰言論自由,華爾街財閥系統操縱市場;另一方面白左團體浮上台面,LGBT墮胎女權群體強勢抬頭,宗教自由下的教派衝突愈演愈烈,懶漢吸毒露宿街頭,槍支大麻合法流通,政治正確籠罩天空。既然撕裂和騷亂已經不可控,那麼此時就需要一位強有力的偉大舵手來輓狂瀾於既倒,救人民於水火。於是,一位獨裁者便在小粉紅們的千呼萬喚之下應運而生

很明顯,一個走向撕裂和衰敗的美國,正想方設法搞死正在崛起且危機重重的中國;它們全都無暇自顧,卻又虎視眈眈;全都力量強大,卻又內憂外患。這就是處於混沌狀態的當今世界,生動有趣又充滿矛盾,豐富多彩又複雜多變。

youtu.be-RqS7ALtfg3k (2)

「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其實,無論是拜振華還是川建國當選,都會繼續搞中國。拜登只是暗地搞得多一些而已,陰謀多;川普不屑於偽裝為政治正確的那一套,直接轉為陽謀搞中國。為什麼拜登當選對中國有利?當然是可以獲得緩衝時間。那邊能多掐一會是一會。中國崛起是大的趨勢,尤其是在具備了完整產業鏈的今天,美國佬搞中國是遲早的事情。現在民主黨上台後,紅脖子會趁機鬧一下,撕裂繼續進行,這時候正是中國繼續崛起的機遇。這樣一來,總好過黑哥們0元購,因為紅脖子可比黑哥們強多了,至少有組織有紀律,可以整出個規模出來。

川普收拾行李回家,拜登上台,中國就能好過嗎?當然不是。中美持續對抗是未來的主線。不論誰當選,中國打怪升級的副本難度都將陡然增加。敗家登只是相對於川建國在搞中國這件事情上採取相對溫和的態度而已,貿易戰該打還是會打,科技封鎖和經濟制裁還是會繼續,例如引渡孟晚舟就是對華為的鎖喉技。實際上川普對抗中國的一套組合拳打得還是很好,只是可惜這位脫口秀達人過於愣頭青,民主系統留給他的通關時間只有四年,加上又被迫開啓了疫情和BLM(Black Lives Matter)運動這兩個難度極大的支線任務,使得懂王這回大選翻了車,通關失敗,淘汰出局。

四、中國崛起的機遇和挑戰

中國崛起是不可避免的大趨勢。在美國經濟衰敗、歐洲宗教內亂、中東持續緊張的背景下,中華民族展露頭腳、繁榮復興迎來難得的戰略機遇期,前提是少受前三者的衝擊。

這裡並不是幸災樂禍,實事求是地講,當前美國疫情的持續嚴重和歐洲疫情的二次爆發,特別是中東難民的滲透給歐洲輸入了恐怖主義和宗教衝突的種子,這確實給了中國難得的發展之機,我們要好好養精蓄銳,控制疫情,解決好糧食生產問題,千萬不要瞎折騰搞一些幺蛾子出來,比如主動發動戰爭。

說到戰爭,且不說穆斯林主義從物理轉變為化學形態(意識形態)的持續入侵,將不斷給中國開啓民族衝突的支線副本,甚至在可預見的未來可以升級為主線的宗教戰爭;中國近幾年也在自己造業,從南海軍事擴張到台海局勢升級,再到印度邊境打群架,解放軍到處耀武揚威,頻繁製造大國崛起的強大自信氣場和高姿態,拋棄鄧小平一貫以來的韜光養晦的策略,錯誤地以為韜光養晦只是策略而不是傳統文化的一部分,想丟可以隨時丟掉,引來很多不必要的過分關注和意外衝突,使自己雪上加霜,疲於應對,以致捉襟見肘,更加被動。

老子講「天地之間,其猶橐龠乎?」要適時而動,低調崛起,正所謂「多言數窮,不如守中。」才能變被動為主動。一個民族的強大不僅僅是靠武力靠經濟,而是主要靠文化。民族成熟的標誌是懂得溫暖包容和知進退,而不是愈發冷漠和高傲,人的成長也是如此。該被動的時候要被動,該主動的時候就要主動起來。孫子也早就有所警示,「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霆。」就是在說這個道理。一味高傲冷漠、高姿態只會讓自己變得更可怕,而不是更可愛。窮兵黷武,「勿謂言之不預也」式的耀武揚威不是強大和成熟,而是自卑和幼稚。嚇得走盟友卻不一定嚇得走敵人,如果不能及時亡羊補牢、懸崖勒馬,只會失去更多。

youtu.be-RqS7ALtfg3k

這裡簡單引申幾句,台灣就是個例子。根據我在台灣各地的觀察,幾十年來,台灣早就進入了後發展時代,經濟富裕,環境優美,社會穩定,人心和善。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台灣也像大陸這般經濟躍進,紙醉金迷,拜金和道德滑坡輪番上演,可見台灣領先大陸多少年。如今的台灣,經濟上超越大陸很多,人口素質上也領先很多;政治上,這裡不具體展開討論了。因此進行武統既沒有意義,也沒有必要。誰都希望祖國統一,但不能是武力統一。一國兩制、和平統一雖然已經沒有可能,但是我反對戰爭,因為打仗是要死人的,中國人打中國自己人,乾掉一個比自己富裕穩定的社會,讓它經濟倒退個幾十年,然後紅旗插遍台灣,取代一個比自己民主的體制,美其名曰「解放」台灣,除了滿足虛假的國家統一自豪感成就感,增加一個寫在歷史上的曾統一台灣的元首人名之外毫無意義。代價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軍人只會淪為戰爭的炮灰和犧牲品,為的是塑造一個功在千秋完成了統一大業的領袖。可悲的是,如今好戰風氣四起,諸如戴旭「大不了打核戰爭,中國人已經做好犧牲掉西安以東城市的準備」的鷹派言論,「中國人大不了人口減少三分之一」的危言聳聽,近乎瘋狂。如此高壓恐嚇,只能讓兩岸更加離心離德。拜登上台後,雖然美國重返亞太的基本戰略不會改變,對台軍售更會持續下去,但是不會採取比川普更加激進的對台政策,如果我軍發動武統,那麼美國不一定會插手,台灣軍力實力與解放軍根本不成比例,打下台灣的可能性極大,台灣危矣,再難見南宋辛棄疾筆下的「醉里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

五、以史為鑒:撥開歷史的迷霧

歷史上,宋朝立國三百餘年,GDP一度超過世界總量的50%,是個名副其實的超級大國。南宋時期,文化藝術達到頂峰,吃喝玩樂等娛樂產業也發展迅猛,不僅有各類小吃店,還有琳琅滿目的化妝品。美妝達人漫步於杭州大街小巷,西湖打卡,路邊烤串,那裡不僅是「舌尖上的中國」,就連它的皇帝趙佶,那也是個藝術大家,放到現在也是頂級流量網紅。然而這樣一個經濟強大、文化繁榮的超級大國,卻二度傾覆,皆緣外患;這個中國歷史上最富有的王朝,是唯獨沒有直接亡於內亂的王朝。在朱熹「存天理滅人欲」的理學影響下,諸如《近思錄》這種政治正確的大內宣開始發揮洗腦作用,人性的創造性和慾望被壓抑,人性的有限性和複雜性被選擇性忽視,就使科技、文化、教育不能適時進步,長此以往對外族軍事武力的入侵失去了覺察力和抵抗力。好在中華民族的文化深厚悠遠,反倒是同化了它們。但是,一千年後的中國,還有那麼強的抵抗力嗎?尤其是處於全球化背景下周邊國家文化繁榮擴張和滲透的今天,不可同日而語,值得驚醒和借鑒。反觀當今美國,把羅爾斯理論奉為政治學聖經的民主黨的上台,必然在所謂政治正確的前提下對少數族裔移民大開綠燈,吃飽喝足的外來人口發展壯大後必然擴張自己的話語權並且稀釋白左自己的選票;同日耳曼民族後代的歐洲人一樣,在自由平等的觀念下竟然敞開大門開始聆聽中東難民帶來的真主阿拉的諄諄教誨。再不及時進行撥亂反正,撕裂與衰敗不可避免。

youtu.be-RqS7ALtfg3k (1)

再回到大選問題的本質上。既然拜登當選是精英階層反撲獲得的勝利,難道被KO掉的庶民就沒有機會了嗎?也不是。川普敗北,川普主義沒有敗北。左右翼極化雖然將美國引向撕裂,但是民主制度的基石並沒有被撼動,它依然會在手握著選票的公民需要它發揮作用時撥亂反正。美國先賢們建國時所確立的民主制度擁有強大的自我糾偏能力,使得美國社會不太可能長期處於極左或極右的狀態下,而是在兩者極端化之間游走。

六、警惕吃瓜群眾的麻痹心態

美國之所以能做到這樣,靠的就是司法獨立和輿論監督,以及難以撼動的憲法權威。它使得自由世界的價值觀不僅僅是空想,而是將這種價值觀落地成為憲法和法律,變成名副其實、白紙黑字的契約條文。不論大選誰勝出,不論美國多麼撕裂化,其實勝利者都是美國自己。沒有什麼社會制度是完美無缺的,科學合理的制度設計始終無法做到盡善盡美,但它卻能超越人性的自私和狹隘,適當消弭分歧,匡正過失,產生自我糾偏的合力,而這正是領導這個國家乃至創造它本身的個人也永遠無法做到的。而孕育這一切的土壤,在中華大地雖短暫有過萌芽,卻從未形成氣候:我們將選票拱手相讓,寄希望於統帥的英明偉大。

一旦上升到人性的層面,那麼,左右之爭,便喪失意義;沒有絕對,也無分對錯;複雜抽象,又對立統一。我們懷疑著,接受著;習慣著,矛盾著;動搖著,改變著;正確著,也錯誤著。任何知識與思考達到一定高度都將會是哲學層面的探討,「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終極狀態即是都將化為虛空。

吃瓜人倒不是因為手裡沒有選票而顯得膚淺,應該反過來說才對。那位在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的白髮漁樵,不就是個老年吃瓜群眾嗎?

寫於 2020.11.7

聲明:作者本人不持任何立場,既不是川粉,也不是拜登粉;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一定正確,不一定不發生變化;本文屬原創文章,在未經作者同意的情況下,禁止分享、轉載和轉發。

 

往期回顾:

大师远去与文化传承有感

宗教的现代褪变

《北朝鲜:窥探神秘政权下的真实生活》纪录片原创译制

我的《人民的名义》观后感

科技使命

雞蛋與牆

  1. Harry

    博主分析深刻,逻辑明晰,富有洞察力,另外谈古论今,从经线上说明历史的借鉴意义,佩服。个人博客中,像您这样有深度和认真的文章很罕见哦~~~
    问下,罗尔斯理论和程朱理学有相似性吗?感觉不太一样~

    • 谢谢肯定。
      我个人认为是这样的,程朱是提倡天理、不容人性;罗尔斯是强调公平正义、叠加共识。看似南辕北辙,共同点实际上是忽略人性的复杂和有限,抵制人的主观能动性。这样一来,结果可想而知。

  2. 我在推上,看到每一条关于美国大选的新闻,几乎都有大量特朗普的脑残粉,各种乱喷,实在看不下去

    • 推上就是处于我所讲的「中文社交圈」的认知谬误的中心,中国人喜欢趋之若鹜,而搞不清楚自己真的想要什么。

    • 虽然这不是本文要讨论的点,但是我觉得烧钱这种弊端虽然确实存在,但这也是推动选举进行的「必要成本」,免费的选举虽然账面上好看,但是废掉它代价也就少。有一定的成本,才使得「沉没」民意意味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拿烧钱这种话语来说明美国大选是有弊端的,这种说辞多见于中学政治和历史书籍,有不小的误导性。

    • 一方面方便几个台湾的朋友看,因为大陆人看繁体一般看得懂,对岸的看简体难度大;另一方面,增加认读的难度,阻挡一批低素质无毛。

  3. 不管谁上台,对华都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我们看好川普上台,就像看戏剧里,看他会出什么妖蛾子。对我个人而已,只是想印证KFK的预言是否成真,还是打脸。

  4. 不懂政治,也看不到那么远,管他呢,天塌下来,高个子的人顶着。其实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 看美国大选和看街边耍猴是一个样的,都是只图一乐而已

轻轻地,你来了,请留下你的脚印。